收藏本页 | 联系我们
 临沂大学沂蒙干部学院实践教学基地 
服务热线0539-3222217

看好村子不让鬼子进半步 东流村大刀会拼死保卫村民

39
发表时间:2019-10-18 09:10


 看好村子不让鬼子进半步 东流村大刀会拼死保卫村民


1939年1月30日,日寇自临沂西犯,企图“扫荡”特委机关和抗日根据地,费县新庄镇东流村村民吴恩庆率众奋勇阻击,打响了沂蒙山区村民自发抗日第一枪。

  具有民族正气的东流先辈,男女老少同仇敌忾一齐上阵,以围墙、炮楼为依托,用土枪、土炮与装备精良的侵略者展开了激烈战斗。围墙、炮楼被炸塌了,就利用断壁残垣与敌进行巷战。枪炮打坏了,就用铡刀、镢头、铁锨与敌肉搏。战斗从早晨打到傍晚,村民们不怕牺牲、前仆后继、顽强奋战,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,共毙伤日寇78人,仅吴恩庆就打死21人。

  “四么四更里呀,月牙落了山,小鬼子丧天良来把东流犯。明说借路朝西去,实际呀想把那东流占。大刀会成员个个心里明,痛骂那狗汉奸张瞎眼。恩庆他沉着巧指挥,来把小鬼子连呀么连窝端……”如今,84岁的村民刘彦成在歌声中回忆起了70多年前的那场村民抗日自卫战斗。

  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看好村子不让鬼子进半步

  东流村很普通,普通得让现在的人们大都还不知道它的方位。东流村位于费县南部一座叫刘家崮的山脚下,像这样的村庄在我们沂蒙山区至少能找到上千个,但当你知道抗战史的时候,才知道这个小村庄曾经创造了奇迹。

  在信息还不畅通的年代,日本人占领临沂城的消息,是从本村人吴保合的嘴里得知的。吴保合是谁?吴保合是最早进入临沂城的东流人之一。那一天吴保合惊慌失措地回到村里,他向山里的东流人描述了他经历的那场屠城——在临沂城沦陷前两三天,日军飞机每天都对城里狂轰滥炸;鬼子进城后,架起机枪,挨门搜查,见人就杀,对青年妇女先奸后杀……

  据刘彦成回忆,这是东流人第一次听到日军的暴行,原来总感觉鬼子离他们很远,现在说着说着鬼子已经来到他们家的大门口了。在听吴保合讲述临沂被日军屠城的人当中,有一个人最为愤怒,他是年仅24岁、血气方刚的东流村村民吴恩庆。

  吴恩庆等人之前为了保家护院曾经对付过土匪,但吴恩庆手里的枪是和土匪较量的土枪,当他得知鬼子使用的是钢炮和飞机时,他知道自己手中的家伙落伍了,所以,他决定出钱买枪。钱从哪里来呢?卖地!

  吴恩庆召集村里的人就卖地的事开了会议,在会上吴恩庆发表了激昂的演说:“‘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’,如今日寇的铁蹄已踏入我们的家门口了,我决定卖掉我家的百十亩地,拿出我家的积蓄,来购买枪支弹药。有钱的出钱,有力的出力,能买枪的买枪,能造炮的造炮,不让敌人踏进村子半步,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过上太平日子。”

  吴恩庆给东流的人们注入了一支保家卫国的强心剂,坚定了东流人抗击日寇的雄心壮志。随后东流民卫抗日武装大刀会成立,大家推举了吴恩庆为总会首,吴广成等4人为大刀会教师。村里人看到吴恩庆真的卖地买了枪,地多的也出钱买枪,没有钱和地的家庭就出力加固圩子,修复道路。前后两个村寨,圩墙坚固,炮楼高耸,装备充足。前扼临滕大道,后有群山依托,当时就流传有“金东流、银崮口、铁打的山西头”之谣。

  狠揍小鬼子东流大刀不放过一只豺狼

  东流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,具有战略意义。近代以来,从临沂到滕县的临滕大道,必须从东流前寨东门进、西门出,扼守交通要道,是到滕县的必由之路。1939年1月30日,日本侵略者为了早日打通临沂到滕县的通道,调集了200余人自临沂西犯,过棠棣林西凤凰岭分成两队。一支30余人顺河向西南进发,另一支160余人继续西进。这支装备精良的鬼子队伍怕遭东流大刀会的阻击,在早上8点时分到大井头找汉奸张振文前来说和,被东流村民骂了个狗血喷头。

  9时许,鬼子威风凛凛地奔东流而来。吴恩庆立即指挥15名队员前往诱敌。结果,鬼子炮火凶猛,队员被压了回来。吴廷良大喊:“不要怕,不能让鬼子从咱东流过去!”吴恩庆、吴廷良、吴恩堂等25名队员遂举手宣誓:“东流村只认爹娘,东流山只放牛羊,东流路只运农粮,东流大刀不放过一只豺狼!”宣誓完毕,队员们按照吴恩庆的指挥,各自奔向了自己的战斗岗位。

  日军向前寨扑来,在离村约百步的小桥上拥拥挤挤。吴恩庆见时机已到,大喝一声:“开炮,狠揍小鬼子!”守东门的3尊土大炮发出了怒吼,近20个鬼子呜呼哀哉。

  原以为是扶不上墙的“泥腿子”,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让鬼子不得不按对付正规军的套路来用兵了。刘彦成还记得,当时那几声炮响之后,村内村外一片寂静。他说,如果要有好武器,几声炮响之后就发起反攻,那些鬼子一个也剩不下,村里人不缺智慧,也能抓住战机,但就是没有像样的武器。

  刘彦成回忆,炮响之后,有几个鬼子在距村800米之外,迅速向村北跑去,老百姓肉眼看得清楚,但不在土枪的射程之内,他们干着急,他们当时不明白这几个鬼子的意图,但过了一袋烟的工夫,他们明白了。原来这几个鬼子是向东流村北面的山上跑去,他们站在了山上的制高点,向攻击村内的鬼子发旗语。刘彦成说,鬼子站在山顶上,把村子内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,特别是到后期突围的时候,老百姓往哪个方向突,小鬼子的小旗就往哪个方向指,哪个地方就挨炸,老百姓一心想把拿旗的小鬼子干掉,但鞭长莫及呀。

  “大约到上午11点的时候,前寨失守了。”刘彦成说道,当时坚守前寨的神枪手有吴广昌、吴恩庆、吴廷信、吴广友等人,他们面对近距离的鬼子,使出看家本领。尤其是吴恩庆,几乎弹无虚发,当时人们就传唱着一句歌谣:“东流吴父子,枪法早练成,五位神枪手,夜鸟也难行。”

  大刀会用生命为百姓开道全村老小76人死伤

  前寨的失守给后寨的防守带来了压力,当前寨的人聚拢到后寨的时候,大部分适宜藏身的地方都给了那些老人、妇女和孩子,这无疑给抗敌的大刀会成员带来更多的伤亡。还有一点就是后寨距村北的山头更近,鬼子把钢炮也架到了山上,后寨全部在小钢炮的有效射程之内。

  “此时日军使用的‘小钢炮’是日军自己研制出的‘八九式掷弹筒’,它的最小射程是120米,最大射程达700米,而后寨恰恰就是700米以内的最佳射击距离。”刘彦成说道,所有的寨墙、炮楼、岗台、四门等,在前寨失守后都是日军小钢炮的靶子,多少年建起的防御工事在密集炮火的攻击下,渐渐坍塌。

  “吴广信爬上大树向敌人射击,被日军击落身亡;吴保进怀揣土手雷向敌投掷,不慎摔倒壮烈牺牲;吴广臣在炮楼中对敌,炮楼被击穿时受伤;吴相鼎在炮楼上被日军炮火震昏……”70多年过去了,刘彦成对每一个在抗战中牺牲的村民都记忆犹新。此时,炮声隆隆,硝烟滚滚,鬼子多次反扑都未得逞。南面五个炮楼被日军钢炮击穿,仍岿然屹立于炮火之中。

  下午3时许,吴恩庆看到村子守不住了,只好下令掩护老百姓突围。“现在村里的老人说,如果大刀会不管老百姓,大刀会死不了那么多人,他们有能力突围出去,但大刀会觉得,一旦小鬼子进了村,老百姓肯定遭殃,所以,吴恩庆没有扔下他们,组织他们突围。”刘彦成回忆,但老百姓不像大刀会有严明的纪律和闪转腾挪的本事,老幼病残多,村民们乱成了一片,突围过程异常艰难,在突围时大刀会遭受重创。

  吴恩庆看到只有杀出一条血路才能让村民不再东闯西撞,决定用生命开道,他端枪向敌人冲去,边冲边射击,最后胸部中弹,倒在了血泊中,那杆长枪仍攥在手里,终年25岁。

  战斗持续到傍晚,日军依赖兵力和武器的绝对优势,最后占领了东流村。晚上日军将东流村所有的房子点着了火,全村陷入一片火海之中。第二天早上,全村的多数房屋都被烧毁或炸毁,整个村子一片狼藉,其场面惨不忍睹。日军在东流村惨绝人寰的侵略,共打死打伤全村老小76人。日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在这次东流村民抗日自卫战斗中,共毙伤日军78人。



上一篇南麻战役
下一篇苍山暴动
分享到:
联系我们

电话:0539-3222217  
手机:13562953236
邮箱:ymgbhy@163.com
地址: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城振兴路东首政务服务中心A座

微信公众号